鹤庆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李某林信用卡诈骗一案

2018-07-24 17:23:16 来源: 本站

 

 
要点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 有下列情况之一,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使用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
(二)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
(三)冒用他人信用卡的;
(四)恶意透支的。
前款所称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
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2004年12月29日)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根据司法实践中遇到的情况,讨论了刑法规定的“信用卡”的含义问题,解释如下:
刑法规定的“信用卡”,是指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 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一) 明知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透支,无法归还的;
(二) 肆意挥霍透支的资金,无法归还的;
(三) 透支后逃匿、改变联系方式,逃避银行催收的;
(四) 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还款的;
(五) 使用透支的资金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
(六) 其他非法占有资金,拒不归还的行为。
恶意透支,数额在1万元以上不满1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在10万元以上不满10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在100万元以上,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
恶意透支的数额,是指在第一款规定的条件下持卡人拒不归还的数额或者尚未归还的数额。不包括复利、滞纳金、手续费等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
恶意透支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但公安机关立案后人民法院判决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的,可以从轻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
【案例索引】
鹤庆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李某林诈骗一案。云南省鹤庆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18日作出(2018)云2932刑初43号刑事判决书,被告人李某林在法定期限内未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现判决已生效。
案情
公诉机关云南省鹤庆县人民检察院。
鹤庆县人民检察院以鹤检公刑诉(2018)4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林信用卡诈骗罪,于2018年4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27日在本院第一审判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鹤庆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彭金元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林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鹤庆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林于2014年1月29日在鹤庆县农行鹤阳分理处申请办理卡号625998000XXXXX06额度为4万元的信用卡,于2015年10月2日和4日,分别两次刷卡消费40000元。后还款16600元,尚欠的23400元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
针对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报警记录、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户口证明、交易明细、催收信息及通知书、受害人的陈述、被告人的供述及辩解等证据材料,证实被告人李某林的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的规定处罚。当庭提出对被告人李某林在有期徒刑八个月至一年六个月的幅度内量刑的建议,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某林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辩解其行为确属恶意透支,但愿意偿还该款,不构成信用卡诈骗。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李某林于2014年1月22日在鹤庆县农行鹤阳分理处申请办理卡号625998000XXXXX06额度为4万元的贷记卡,于2015年10月2日和4日,分别两次刷卡消费人民币40000元。至2016年10月5日,被告人李某林陆续消费和还款后,尚欠贷记卡人民币34856.8元。2016年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被告人于2017年6月向银行还款人民币12600元,现尚欠银行人民币22256.8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报警记录、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取保候审材料,证实鹤庆县公安局接到中国农业银行鹤庆县支行的报案后,对案件立案侦查;公安机关于2017年2月22日将被告人李某林传唤到案,同年3月9对其采取取保候审措施。
2、正侧面照片、户口证明,证实被告人李某林的体貌特征、身份情况及其在辖区内无违法犯罪记录。
3、中国农业银行金穗贷记卡申请表、个人信用报告、银行卡复印件,证实被告人李某林于2014年1月22日在鹤庆县农行鹤阳分理处申请办理卡号625998000XXXXX06额度为4万元的贷记卡。
4、基本信息明细、银行贷记卡交易明细,证实被告人李某林持有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鹤庆县支行卡号为625998000XXXXX06贷记卡,在2015年10月2日和4日跨行消费人民币40000元;至2016年10月5日,被告人李某林陆续消费和还款后,尚欠贷记卡人民币34856.8元。
5、催收记录,中国农业银行金穗贷记卡催收通知书及回执,证实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鹤庆县支行曾用电话向李某林催收,并两次向其送达催收通知书。
6、中国农业银行回单,证实被告人李某林于2017年6月29日存入中国农业银行625998000XXXXX06贷记卡内人民币12600元。
7、证人马某某的证言,被告人李某林的供述及辩解,证实被告人李某林在透支中国农业银行的贷记卡后未在规定期限内还款,经银行电话向李某林催收,并两次向其送达催收通知书后超过3个月仍未归还。
被告人李某林当庭未提交证据材料。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林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信用卡恶意透支,数额较大,并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未归还,其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应予确认和支持。鉴于被告人李某林在案发后归还了部分欠款,可酌情从轻处罚,归案后至庭审认罪态度较好,亦可酌情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符合本案实际,予以采纳。被告人李某林关于其行为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的辩解,与在案证据及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不符,不予采信。根据本案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林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二、尚未追缴的犯罪所得,继续予以追缴后返还受害单位
评析
归案后至庭审中,被告人李某林认罪态度较好,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无力退赔赃款和缴纳罚金。本案存在的情况:1、2014年5月以前被告人李某林经营手机店,在办理信用卡后曾有刷卡还款的行为,但至2015年10月2日和4日共刷卡消费40000元,在归还部分还款后还有断续的刷卡及取现等行为;2、被告人李某林在刷卡后经银行电话催收并两次书面通知其还款,但其仍未归还;3、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被告人归还了欠款12600元,加之跟以前还款金额予以扣减后,尚欠银行人民币22256.8元未归还;4、被告人李某林在其经营的手机店转让后,明知没有还款能力的情况下,短期内两次刷取信用卡人民币40000元用于消费,在归还小额欠款后,由于经济困难停止还款。被告人李某林的行为不属善意透支,已构成恶意透支;5、案发后,被告人李某林积极归还了部分欠款,剩余的欠款给其一定期限其愿意归还;目前其虽不能偿还欠款,但其主观上表示愿意偿还,具有悔罪表现。
综上,结合本案实际,对被告人李某林作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合议庭对案件事实的认定是清楚的。
               
(鹤庆县人民法院彭迎春供稿)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