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庆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李某雨与李某生不当得利案

2020-05-26 09:23:36 来源: 本站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云南省鹤庆县人民法院(2019)云2932民初1349号民事判决。
2、案由:不当得利纠纷。
3、诉辩双方:
    原告:李某雨,女,白族,1979年1月25日生,云南省鹤庆县人,农民,住鹤庆县草海镇罗伟邑村委会。
委托诉讼代理人:柳崇,云南云珠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李某生,男,白族,1977年3月25日生,云南省鹤庆县人,住鹤庆县云鹤镇仓河社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燕生,鹤庆县云鹤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特别授权代理。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云南省鹤庆县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审判员芶克祥 。
6、审结时间:2019年11月29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2018年1月1日,原告与李某某、周某某、高某某、杨某某签订《共同合伙投资协议书》,共同合伙成立中业兴融大理市服务中心,原告以货币形式出资15万元,占出资额的10%。因中心未开设临时账户,各合伙人约定将出资款转入李某生账户由其代管,待公司成立后,再将出资款转入公司。2018年1月5日,原告按协议约定向李某生转账15万元。之后,李某生并未将原告的出资款转入公司账户,也未退还原告,将资金占用,导致原告无法履行股东义务。原告多次找到被告要求退还投资款,被告一直未退还。2019年3月31日,被告以“股份转让借款”的名义,在未征得原告同意下,单方面向原告出具《借款协议书》,要求按照借款处理,颠倒黑白,被告恶意侵占原告出资款的行为,已形成不当得利,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1、判令被告立即返还原告的投资款15万元以及自2018年1月5日起至实际还款日止按年利率6%计算的资金占用利息;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2、被告辩称:原告李某雨与李某某等人共同合伙开办公司。2018年1月1日,五人签订《合伙投资协议书》,约定在未办理公司对公账户期间,将出资款转入李某生账户。后在办理营业执照时,各股东考虑李某某经常在外经商,改为张某作为公司法人办理了营业执照。为了公司高效运转,全体股东一致同意结余出资款按照公司法人代表指令,拨给公司出纳人员和合作方用于日常经营、工资绩效等。截止2019年3月1日,股东转给李某生的出资款已按法人代表的指令全部支付给公司出纳人员和合作方,李某生并未单独占用。原告从签订合伙投资协议书后一直在履行股东义务,公司在2019年1月31日向原告出具了《股东出资证明》,原告参加了公司的考察,成为了公司员工,与公司签订了股东薪酬激励方案,在公司领取过劳动报酬、报销过出差食宿补助。借款协议书是在原告多次请求公司转让股份的前提下,股东李某某委托李某生收购原告的股份产生的,并非李某生擅自出具。现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合伙投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合伙人之间应当清算后才能根据结果决定出资款的退还比例,且退伙要经全体人同意。原告在诉讼中主张的事实和理由不实,被告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1月1日,原告与李某某、周某某、高某某、杨某某签订《共同合伙投资协议书》,共同合伙成立中业兴融大理市服务中心,原告认缴15万元,占出资额的10%,并约定先将出资款转入被告李某生账户,待公司成立开通对公账号后,公司所有资金归入对公账号管理。同日,原告与张某、周某某、高某某、杨某某又签订了内容几乎相同的一份《共同合伙投资协议书》,确定共同成立大理州某某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其中高某某未签名。2018年1月5日,原告李某雨向被告李某生转账15万元。2018年1月20日,原告李某雨及张某、周某某等签订大理州某某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股东出资协议书并加盖公司印章。2018年1月31日,大理州某某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向原告李某雨出具股东出资证明书,载明公司股东李某雨于2018年1月20日以人民币现金出资15万元,该股东自本出资证明书核发之日起,享有公司章程规定的股东权、公司营业场所10%的股份。2018年3月1日,公司与李某雨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安排李某雨出任“客户经理”一职。2018年3月23日,张某某、李某雨、李某生、高某某、杨某某共同签署了“股东薪酬激励方案”。2019年3月31日,被告李某生向原告李某雨出具借款协议书,载明李某雨将其个人持资金比例10%,以15万元转让给李某生,李某生在2021年3月31日前支付给李某雨。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证据身份证复印件、《共同合伙投资协议书》、转账凭条及交易明细、(2019)云2932民初1254号裁定书,被告提供的《共同合伙投资协议书》二份、股东出资协议书、股东出资证明书、劳动合同书、股东薪酬激励方案等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自认可以证明。
(四)判案理由
     原告主张被告李某生将代为保管的原告入股资金占为己有,未转入公司对公账户,导致原告无法履行股东权利、义务。但现有证据足以证实原告李某雨与张某、周某某等合伙成立了大理州某某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公司认可原告李某雨已完成出资15万元,享有10%的股份,原告李某雨亦作为股东参与了公司的薪酬激励等决策。被告李某生以何种方式将代为保管的资金转入公司,是直接转入公司对公账户或者转给公司出纳人员等,并未影响原告李某雨对公司的出资及行使股东权利、义务,即原告李某雨未遭受到利益损失,故原告李某雨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驳回。
(五)定案结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李某雨的诉讼请求。
(六)解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得利,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构成条件是:一方有损失,一方取得财产利益,取得利益与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没有法律上的依据。本案综合全案证据材料,特别是《股东出资证明书》、股东激励薪酬方案等,足以认定原告李某雨的出资款已经转入到公司,其也享受到了公司股东的权利,并未遭受损失。故原告的主张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成立公司进行管理、经营,这就需要我们了解并注意相关规定及实践操作问题。关于出资,根据法律规定,股东出资可以货币形式出资,也可以非货币形式出资,货币出资,由各出资人按照个人认缴的出资比例分别投入资金。此时公司尚未成立,并没有对应的公账户,一般都是银行临时账户或者是约定转入某个私人账户代管,因为代转入中间账户从而引发纠纷的案件不在少数,应当注意的是汇款或代为缴纳的,都可以在银行单据中进行备注“某某股东出资款”,公司成立后向缴纳人出具出资证明书。以避免缴纳的费用被非法占用,同时也避免公司最终不能成立或成立后的经营状况亏损等情况发生后导致各出资人利用空子,不承担盈亏的风险而要求拿回全部出资款的问题
         编写人:云南省鹤庆县人民法院芶克祥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