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庆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离婚后共同共有财产的分割

2018-12-25 15:52:47 来源: 本站

 

【案件基本信息】
案号:(2018)云2932民初446号
当事人:
原告:张某义(女)
被告:张某永、张某林
第三人:杜某某(女)
案由:共有物分割纠纷
【案件情况】
 原告张某义诉称:我与被告张某永原系夫妻,被告张某林系张某永之父。我与张某永的夫妻关系经鹤庆县人民法院(2018)云2932民初235号民事判决书解除,我与张某永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家庭成员有我们夫妻二人和张某林。2014年大家庭新建了砖混结构房屋三间两层半,同时修建了砖木结构猪圈三间、大门、围墙等附属设施,因上述财产属大家庭共同共有,故在我与被告张某永的离婚纠纷中未处理。现诉至法院,请求分割砖混结构楼房、砖木结构猪圈三间及附属设施。
被告张某永辩称:我和原告夫妻关系一般,2018年1月28日我抓到原告出轨,双方因此离婚。建设房屋期间我和原告仅投资了9万元,其余资金来源为我父母的积蓄和向其他人的借款。房产如何分割请求法庭处理。
被告张某林辩称:涉案房屋的宅基地系我与第三人杜某某所取得,建房的主要出资人也是我和杜某某。1983年我户购买了农场地基一块,并建盖了正房四间、平房四间。2014年原告张某义和被告张某永提议将房屋拆除重建,我与杜某某遂将原来的房产拆除并重建了新房。建房过程中张某义和张某永拿出3万元,另外向张某义母亲借款6万元,二人出资仅9万元,建房资金总计约为24.5万元,其中15.5万元都是我与杜某某出资,同时猪圈系我建设,与原告无关。
第三人杜某某述称:我系被告张某永之母、被告张某林之妻,张某永兄弟分家时张某永尚未成家,故我一直与张某永共同生活。2014年大家庭建房期间我投入了财力、物力和人力,将自己多年的打工收入用于了建房,因此张某义起诉要求分割的房产我也有份额,我要求参与分割。
原告张某义提供的主要证据:第一组:照片一组,欲证明双方争议房产的现状(已装修);第二组:(2018)云2932民初235号民事判决书,欲证明双方争议房产的共有人为原告、被告张某永及被告张某林。
被告张某永未提供证据。
被告张某林提供的主要证据有:第一组:某某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欲证明双方争议房产所在的宅基地为被告张某林夫妇通过有偿转让所得;第二组:银行活期存折明细单,欲证明被告张某林夫妇通过出让承包地获得12万元,其中6万元用于了建房;第三组:原告的离婚答辩状,欲证明原告在离婚答辩状中已明确建房资金的来源为向原、被告亲属借款;第四组:现场照片四张,欲证明双方争议房产的现状(仅部分装修)。
第三人杜某某提供的主要证据有:第一组:书面证言两份,欲证明第三人长期帮人打工,有一定收入,且这些收入用于了被告户的生活开支及建房;第二组:两位证人的出庭证言,欲证明被告户分家时的情况。
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有:第一组:原告张某义及被告张某永离婚诉讼的庭审笔录;第二组:草海派出所出具的被告张某林及第三人杜某某的户口情况。
【案件焦点】
1、第三人杜某某对争议房产是否有份额?
 2、争议房产应如何分割?
【法院裁判】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第三人杜某某认为其对涉案房享有份额,对此应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但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对涉案房产的建设进行了出资,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且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第三人杜某某的户口系在其子案外人张某二(被告张某永的哥哥)的户口下,未与被告张某永、张某林的户口在一起,其陈述分家后一直与被告张某永、张某林共同生活有悖常理,也不符合本地农村习俗,故对第三人杜某某主张的其对涉案房产享有份额的请求不予支持。本案中,在原告张某义与被告张某永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张某义与张某永、被告张某林共同建设的砖混结构楼房三间两层半及砖木结构猪圈三间及围墙、大门等附属设施属张某义、张某永、张某林的共有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因原、被告原系家庭关系,故涉案房产应属张某义、张某永、张某林共同共有。现张某义与张某永已离婚,故原告张某义要求分割涉案的共有财产的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以支持。鉴于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明确表示不要求实物分割,故对涉案的共有财产由二被告享受、二被告支付给原告财产折价款为宜,财产折价款数额结合本案实际,本着照顾子女、老人的原则酌情确定为60000元。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原、被告在建房过程中曾向原告母亲借款60000元,该借款应认定为原、被告双方为建房所欠的家庭共同债务,应由原、被告双方共同偿还。综上,判决如下:一、原告张某义对涉案房产享有的份额由被告张某永、张某林享受,由被告张某永、张某林在本判决生效后六个月内支付给原告张某义财产折价款60000元;二、向原告张某义母亲的借款60000元由原告张某义、被告张某永、张某林共同偿还;三、驳回第三人杜某某关于其对涉案房产享有份额的请求。
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该判决现已生效。
【评析】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思想观念及生活方式的转变,我国婚姻家庭的稳固程度不断降低,离婚率迅速攀升,大量离婚纠纷案件涌入法院。离婚除涉及夫妻双方的婚姻关系外,还牵扯子女抚养、财产及债务处理等问题。离婚时能查明的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应在处理离婚纠纷案件过程中一并处理,但财产涉及案外人利益或者牵扯其他法律关系时,不宜一并处理。人民法院在审理离婚案件时,应分清个人财产、夫妻共同财产和家庭共同财产。本案涉案房产为家庭共同财产,由原家庭成员共同共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规定:共有人约定不得分割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维持共有关系的,应当按照约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请求分割;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础丧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时可以请求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本案原告张某义与被告张某永经法院判决已离婚,张某义基于婚姻关系的解除及对家庭财产的共同共有而享有对共有物分割的请求权。物权法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发挥物的效用,使之物尽其用。在共有状态下由于所有权主体的非单一性,各共有人之间在物的使用上容易发生冲突,导致互相推诿或争抢,最终不利于物尽其用,法律通过赋予共有人分割请求权可结束共有状态,有利于发挥物的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条规定:共有人可以协商确定分割方式。达不成协议,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可以分割并且不会因分割减损价值的,应当对实物予以分割;难以分割或者因分割会减损价值的,应当对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取得的价款予以分割。本案涉案房产难以分割,加之离婚后张某义和张某永系独立自然人,共同居住在同一屋檐下诸多不便,故房产归给一方、对房产估价后由享有房产的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较为恰当。离婚时如财产问题未得到处理,当事人可通过另案起诉的方式,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鹤庆县人民法院李云福、顾恒枫供稿)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